坎城影展热门竞赛片,玻利维亚四处闹革命的格瓦拉

图片 3

切格瓦拉 坎城影展热门竞赛片 未知 2008-05-24 09:06:53来源:

切·格瓦拉,时代杂志评选的20世纪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他那张满脸胡须、头戴贝雷帽的照片,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有革命性的头像”。今天,这张头像已经成为追求理想与信仰的标志,备受年轻人的追捧。

一九八九年以性谎言录像带获得坎城影展金棕奖的美国导演史蒂芬索德柏切,花七年功夫将南美浪漫革命者切格瓦拉的生平,拍成四个半小时的「切」,成为本届坎城影展非常受到期待的竞赛片。

在大多数人眼中,格瓦拉将一生都奉献给了革命事业,是一位毋庸置疑的英雄。然而在另一部分人眼中,格瓦拉却又是一个四处挑起战争的战争贩子,他应该被归到恐怖分子的行列中。那么,究竟哪一个定义更加准确呢?

「切」片分成两部份,第一部分是从一九五五年在墨西哥,古巴革命领导人卡斯特罗的兄弟介绍格瓦拉给卡斯特罗开端,革命游击队如何组织作战,一直到一九五九年古巴革命成功,推翻亲美的巴帝斯塔政权。中间穿插一九六四年切以古巴工业部长身分在联合国大会中,发表反美国帝国主义的演讲属性。

图片 1

第二部份则以一九六六年他化妆潜入波利维亚,领导波利维亚游击队对抗政府军,但因从政治斗争到民众没有革命意识等诸多因素,领导古巴革命成功的切却在美国中情局策划的军事行动中被捕,失去战场的切于一九六七年月九日壮烈成仁于玻利维亚。

格瓦拉的本名是埃内斯托·格瓦拉,而他广为流传的名字“切”,实际上只是他的一个绰号。在西班牙语中,切是一个感叹词,是打招呼和表达惊讶的意思。人们以“切”来称呼格拉瓦,一是展现了对格瓦拉的亲近,二是表露了对于他行为的惊叹。

认为切是一个世纪以来最让人兴奋的人,索德柏说他想要拍一部有关切的电影,不只是因为切的一生像是一本冒险小说,也因为他被以政治观点应用在技术中的挑战充满想像。

格瓦拉出生于1928年,他在学生时期曾两次游历拉丁美洲,想要用医道来造福人类。

对于这个冷战时期的人物,有着理想主义者的幻想,索德柏说,切完全放弃他的世界而去重新开端其他地区的革命,这个意志力最让他着迷,「一个人的意志力可以开发他的潜质,并且领导其他人」。

1953年,格瓦拉来到了危地马拉。当时的危地马拉正处于动荡时期。年轻的左翼总统阿本斯将矛盾对准了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并在国内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游历过程中,格瓦拉结识了很多被迫流亡的革命者,他受到了革命精神感染,也投入了保卫阿本斯政权的斗争中。

编剧彼得布什曼则就索德柏不希望拍一个像好莱坞的影片,所以必须随着他的美学观,描述不同面向的切,所以他以穿越不同时期而非时间直述的方式来呈现切,希望合并切的知识份子形象、对革命的信仰、理想主义及行动主义等,从历史来思考切的位置。

不过,在美国的干预下,阿本斯政权最终遭到颠覆。左翼人士被大规模抓捕,而格瓦拉也登上了美国中情局的黑名单。

饰演切的演员兼制片、波多黎各籍的德多罗,从小知道的切是一个负面人物,直到他在墨西哥旅游看到书店都是有关切的书和照片,从此引发他了解这位拉美英雄的兴趣。

这次经历后,革命之火开始在格瓦拉的心中熊熊燃烧起来。他清楚地认识到,要用医道造福人类,就必须先发起一场推翻独裁统治的革命。后来,他在墨西哥结交了卡斯特罗兄弟,自此开始了革命之路。

他在古巴时遇见卡斯特罗,虽然仅仅五分钟,卡斯特罗表示,他很高兴这个剧组贡献七年时间在那个时期的历史中,德多罗说他希望卡斯特罗能看到这个片子,因为他是最了解切的人。

1955年,卡斯特罗兄弟正在为推翻巴蒂斯塔独裁统治做准备,格瓦拉迅速加入了“七·二六”军事组织,承担起了军医的角色。

西班牙语在这个影片中占有重要的位置,许多来自拉丁美洲不同国家的演员,都了解各国的西班牙文都有不同的腔调,因此,为了要符合切的阿根廷腔以及古巴人的古巴腔,任务小组特别针对腔调和发音密集训练。

根据格瓦拉的《古巴革命战争的回忆》一书记载,在一次战斗中,格瓦拉面前出现了两个箱子,一个是救人的医箱,另一个则是子弹箱。最终格瓦拉扛起了子弹箱,他由此从一名医生变成了战士。

德多罗也指出,他波多黎各腔的西班牙语只有三岁他退出波国时的程度,但是切是一个知识份子,说的是高层次的西班牙语,拍此片让他改进了他西班牙语的程度。

在战斗中,格瓦拉超人的勇气和战斗技巧,令他得到了卡斯特罗的赏识,他迅速成为了卡斯特罗最得力的助手。

对于美国人不喜欢看有字幕的外语片,四个半小时以西班牙语为主的片子,对美国市场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索德柏认为,不可能以西班牙语之外的语言来拍切的故事,他强调应该放下英语文化的帝国主义概念。

在推翻巴蒂斯塔政权后,格瓦拉担任了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开始对古巴经济体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1961年,格瓦拉又成为了工业部长。

图片 2

在古巴导弹危机中,格瓦拉远赴莫斯科与赫鲁晓夫谈判,并签署了苏联在古巴布置核弹的计划。后来他又代表古巴出席了联合国第19次大会,之后相继出访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八个国家。

1965年,格瓦拉与卡斯特罗在诸多问题上的分歧开始日趋严重。4月1日,他乘机前往刚果,开始领导当地人民的革命运动。然而在众多因素的影响下,格瓦拉在刚果并没有能够取得成功。

在离开刚果后,格拉瓦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革命活动。1966年,格瓦拉来到了玻利维亚。他本来打算率领游击队解决玻利维亚政府军,推动该地区发展革命。但他却忽略了玻利维亚身后的美国。格瓦拉的队伍很快遭到孤立,他们只能咬牙在极端不利的条件中继续战斗。

1967年10月,格瓦拉不幸遭到逃兵出卖,玻利维亚特种部队成功将他俘虏。随后,巴里恩托斯总统下令将格瓦拉就地处决,这位革命战士就此离开了人世。

格瓦拉是一位拥有伟大人格的人物。在古巴担任高官期间,他坚决抵制官僚主义,生活十分的节俭。他拥有极强的自律性,从来不去夜总会,不去海滩度假,甚至还不会浪费时间看电影。

格瓦拉能够放弃拥有的一切,转而去到非洲丛林中带领游击队艰苦作战,这无疑又彰显了他顽强的品质和超人的毅力。

图片 3

但可惜的是,格瓦拉却是一位理想革命主义者。他支持苏联在古巴安置导弹,并不是想带来灾难,他只不过是要威慑美国保卫古巴而已。在刚果的战斗中,他期望能将古巴共产主义思想和游击战术传输给当地的游击队,但他却错误地高估了当地军队的纪律以及适应能力。他狂热地追求着浪漫的理想,最终也栽倒在了这条道路上。

不过,格瓦拉的理想革命,从不会针对无辜的平民。而所谓的恐怖分子,却向来视人命如草芥。这也是两者的根本区别。

(参考资料:《古巴革命战争的回忆》《切·格瓦拉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